让民族医药助力健康中夏族民共和国建设,建设

来源:http://www.van-hk.com 作者:社会万象 人气:103 发布时间:2019-09-06
摘要:今年52岁的昂青才旦出生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从小就跟着当藏医的爷爷到野外采药认药,上中学时最爱看的书是《青藏高原药物图谱》。从海晏县甘子河乡卫生院到青海省

今年52岁的昂青才旦出生于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从小就跟着当藏医的爷爷到野外采药认药,上中学时最爱看的书是《青藏高原药物图谱》。从海晏县甘子河乡卫生院到青海省藏医院,30多年来,昂青才旦一直从事藏医药工作,也亲眼见证了藏医药事业的迅猛发展。

中国民族医药近30年来取得的重要成就,集中体现在造就了一支较高水平的民族医药专家队伍。不仅藏、蒙、维、傣医药有不少著名专家,而且壮、苗、瑶、彝、土家、侗、朝、回医药等在发掘整理过程中也涌现出一批出色的专家。他们掌握的知识体系与中医西医不同,因而也就非中西医药专家之可比和可及。他们在各自的研究领域独领风骚。其中许多人相继成为各民族医药的业务骨干和学术带头人,在民族医药的医疗、教学、科研、产品开发、生产经营和医药文化建设等方面担负了领导工作。除此之外,在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各中医药院校以及某些著名高等院校,也有不少关心和潜心研究民族医药的专家,如中国中医科学院的蔡景峰先生、李经纬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从事《回回药方》考释的宋岘先生,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院研究古代西域多种民族文字古典医籍的陈明先生等。为了把这批专家组织起来,作为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紧紧依靠的对象,也作为向政府有关部门推荐的评审专家和咨询专家,中国民族医药学会从2000年起就发出了《关于举荐民族医药专家的通知》,后来正式定名为“中国民族医药XX医药专家委员会”,这个专家委员会不是专业分会一级组织,而是一个智囊团和专家库。其中的专家既是相对稳定的,又是滚动发展的,年过70岁的专家列入顾问名单,身体健康者仍可发挥其才能。这个专家库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因种种原因长期没有改选,理事会成员相继老化,这个专家库既可代表当前的学术团队,又可为今后换届改进作组织准备。

“十二五”期间,我国民族医药将迎来难得的发展机遇,《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11部门《关于切实加强民族医药事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与国家民委、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共同印发的《全国民族医药近期重点工作实施方案(2010-2012年)》,都将有力地促进医药各项工作的开展。

云顶娱乐网址 1

目前公布的这个专家队伍名单是由各地相应的学术团体或主管中医民族医的政府部门推荐的,基本上反映了当代民族医药队伍的领先水平。但也难免有所遗漏,特别是民间队伍中的能人较少,而大学和科研单位近年来从事民族医药研究的人员较多,在某种程度上给人“居士不少,高僧不多”的印象。为此,我们根据原有的专家名单和各方面提供的资料,在顾问名单中保留了一部分原来的专家,以全面反映这些民族医药的整体阵容和当代新陈代谢的自然过程。现将建立民族医药专家队伍的有关文件及专家名单公布如下,以帮助我们进一步树立尊重人才,培养人才,合理利用人才的观念,并使民族医药的人才资源令天下共识,供四方共享。

十二五”期间,我国将从加强民族医药服务能力建设、发挥民族医药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中的优势与作用、加强民族医药人才队伍建设、推进民族医药挖掘继承和科研工作、加速民族医药标准化建设、完善发展民族医药事业的政策等六个方面,推动民族医药事业不断发展。这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中国民族医药学会会长马建中日前在谈到民族医药工作时表示的。

“藏区偏远牧区和高寒地区基层医疗人才队伍亟需充实,诊疗水平有待提高。青海省藏医院作为全省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应该探索建立和完善符合实际的全科医生培养模式,为基层培养优秀医务人才。”青海省藏医院肝胆科主任兰科加听完宣讲后对记者表示。

严格说来,民族医药专家必归于特定的学术领域,如藏医药专家、壮医药专家等。笼统的、通晓各民族医药的百科全书式的“民族医药专家”目前是不存在的。少数了解多种民族医药一般知识的学者或管理者,在紧紧依靠和利用各民族医药现成资料的基础上,对民族医药的共同规律和共性问题作了一些研究,有可能将来在民族医药的宏观研究、政策研究、跨文化比较研究方面做出成绩,但当前而言,他们只是“通才”还不是专家。今后可能出现通晓多种民族语言文字、在民族医药学术领域具有过人的综合能力和卓越的临床能力的大师级人物,是民族医药深厚土壤里成长的参天大树,可惜目前这土壤由于前几十年长期弃耕少耕而荒废得相当瘠薄,这一类人才的成长显然需要一个过程。

在服务能力建设方面,马建中表示,将争取中央安排专项资金有计划加强政府举办的民族医药机构基础设施建设,切实改善就医条件。建成一批具有示范带动作用的重点民族医医院。筛选50个民族医专科(专病)进行重点建设。建立民族医医院保持发挥民族医药特色优势的考核评价制度。同时,把综合医院民族医药工作纳入到整个民族医药工作中。

不光是数量,患者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昂青才旦说,过去大部分患者来自本省牧区,而且以藏族、回族等少数民族为主。近年来,随着科室建设的完善和宣传力度的加大,越来越多人了解到藏医药的特色优势,前来就诊的其他地区和民族的患者人数逐渐增加。

在标准化建设方面,将在全国遴选建设一批民族医药标准化研究中心和实施推广示范单位。颁布一批民族医药标准。开展民族医药名词术语等标准的制定和常见病诊疗指南、技术操作规范、疗效评价标准的研究制定。

“1997年,我刚来青海省藏医院工作时,医院只有一栋楼两个科室,每天就诊患者人数在100名左右。现在,医院业务用房总面积达10万平方米,有19个医疗科室,开放床位840张,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待患者1000多名。”昂青才旦说。

在民族医药挖掘继承和科研方面,继续做好“十一五”支撑计划项目“民族医药发展关键技术研究”、中央财政公共卫生专项“民族医药文献整理及适宜技术筛选推广”等在研项目的实施和验收总结,加强科研成果的推广应用。做好名老民族医药专家的医技医法、临床经验、学术思想的传承研究,研究整理濒临失传的民族医药特色诊疗技术和方法;做好150部民族医药文献的整理,完成民族医药古籍文献基础数据库的建设;做好藏、蒙、维、傣、壮、朝、彝、土家等民族特有药材或有毒药材的炮制工艺研究。结合中药资源调查工作的整体部署,做好民族药物资源情况调查研究以及民族药中濒危动植物药的保护与利用研究。

昂青才旦介绍说,受历史原因限制,藏医药事业科研基础较差,实验室建设滞后。为助力藏医药发展,藏医药工作者应高度重视科研工作,积极参与和申报各类科研项目,参加各类科研培训,提高科研能力和水平。

在政策方面,马建中表示,希望各地充分利用《民族区域自治法》所赋予地方的职责和权利,以及中央及地方给予包括民族医药在内的中医药的扶持和倾斜政策,为民族医药发展提供保障。建立完善民族医药从业人员执业准入制度。继续做好藏、蒙、维、傣、朝、壮医师资格考试;推动其他民族医开设医师资格考试工作。协调有关部门将符合条件的民族医诊疗项目及民族药纳入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相应的目录,并提高报销比例。做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其他医疗机构部分)》民族药的遴选工作;按照民族医药特点和发展规律开发、使用和管理民族药;做好民族医医院制剂的研制、调配、使用等工作。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民族医医疗机构。

新华社西宁11月25日电“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中医药包括我们藏医药,这为我们民族医药事业的发展打了一剂‘强心针’。”党的十九大代表、青海省藏医院副院长昂青才旦在给单位干部职工进行宣讲时说。

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方面,将通过中央财政和地方政府实施的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设项目,在民族地区有条件的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立民族医科和民族药房,配备必要的设施设备。通过免费带编定向培养、民族医师带徒、向社会招聘、对口支援等方式,为民族地区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配备必要的民族医药人员。筛选140项民族医药适宜技术,编写民族医药适宜技术操作规范和手册,分类分层推广民族医药适宜技术。在实施城市三级医院对口支援县级医院、东部地区三级医院对口支援西部地区县级医院时,将民族医医院纳入对口支援范围。

“藏医药对治疗风湿性疾病等有独特功效。现在,我们近30%的患者来自城市,还有很多国外患者前来寻医问药。”他说。

在人才队伍建设方面,将继续加强民族医药院校教育,对新增的16个民族医药重点学科建设点做好建设工作。依托各民族医药医疗、教育、科研机构,建立一批民族医药继续教育示范基地。同时,要求民族地区民族医药管理部门根据本地区民族医药情况,建立省级、地市级、县级民族医药继续教育基地。在全国名老中医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优秀临床人才研修等项目,以及在医改人才培养项目,免费定向医学生培养、县级医院骨干培训、全科医师培训、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等项目中将民族医药纳入,并加大培养力度。

“我们民族医药工作者要在党的十九大精神引领下,结合藏区特点和农牧民需求,不断完善、创新工作,进一步提升民族医药服务能力,为建设健康中国贡献自己的力量。”昂青才旦说。

然而,在迅速发展的同时,藏医药事业长期以来面临人才短缺、科研能力薄弱等问题。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和全科医生队伍建设”,这让昂青才旦和他的同事们感触良多。

本文由云顶娱乐网址发布于社会万象,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民族医药助力健康中夏族民共和国建设,建设

关键词:

最火资讯